欢迎访问九三学社九江市委员会网站。当前时间:  
当前位置:主页 > 参政议政 >
韩启德的人生历程
发表时间: 2012-04-26 11:51:19    |    来源:九三学社九江市委员会    |    阅读次数:549

杏花消息风雨中

——九三学社中央主席韩启德的人生历程

不为良相,则为良医,传统知识分子的最高理想就是齐家治国平天下,所以中国的政治家往往从学医开始,刘禹锡、耶律楚材是这样,孙中山、鲁迅也是这样。

九三学社中央主席韩启德,在他的记忆中,儿时的一大乐趣就是兄妹几个围坐在父亲身旁,听他讲故事。风雨人生,对他影响最深的,应该是北宋宰相范仲淹“不为良相,则为良医”的名言和“杏林春暖”的故事。

A、其源

医乃仁术,古圣先贤,严父严师,引领着……

享受孤独的人,凭着九死不悔的精神,追寻理想。

a、杏林春暖。

在我国医学史上,医圣张仲景和神医华佗、医仙董奉,并称为“建安三神医”。当年,董奉设馆庐山,治病不收钱,只要栽几棵杏树,不几年,杏树成林。后世对医德高尚、医术高超的人用“杏林春暖”来称颂,源出于此。

b、白衣天使。

韩启德走入“杏林”缘于少年时的一场重病。10岁时,因患猩红热并发严重风湿性关节炎与心包炎,韩启德昏迷了三天三夜,经抢救,终于苏醒了过来,医治了三个星期才出院。对于一个卧床的小病人,医护人员给予了特别的关爱,从服药到吃饭都由护士喂到嘴里,还经常讲一些有趣的故事给他听,白衣天使的美丽、温柔深深地烙在了幼小的韩启德的心里。韩启德说“直到现在,我对护士这一职业仍有一份特殊的感情”。住院的日日夜夜,他感受到了医护人员伟大的仁爱之心,心中默默产生了一个他一直未曾改变的信念,做一名解除人民疾苦的医生。

c、严父慈母。

1945年7月,韩启德出生于上海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父亲19岁负笈东洋留学,学成回国后在国民党政府部门就职,由于不满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及软弱的外交政策而辗转于上海的几所大学任教。母亲年轻时奋力摆脱封建家庭的束缚,投身社会,从蚕桑学校毕业后,在农村组织农家种桑养蚕,发展地方经济。韩启德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感到家庭对人的成长影响之大。父亲的刚直、好胜,母亲的聪慧、宽厚、随遇而安,两者有时是那么的矛盾和对立,但却在他身上实实在在地交织在一起。

d、严师。

最使韩启德难忘的是上海第62中学高中的班主任毛老师,他采取了许多有效的办法来提高孩子们的写作水平。记得好几次作文,韩启德几乎用完了整整一本作文簿,而毛老师总是不厌其烦地提出修改意见。韩启德说:“这些训练在当时虽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但是在多少年后,当我在写论文和指导研究生时,却一直发挥着当年并未意识到的作用。”

1962年,韩启德考入了上海第一医学院。解剖学郑思竞教授的“绝活”就是能立刻辨出人体的每一块骨头。韩启德以郑教授为楷模,激励自己在学习中苦练基本功。记得第一次写生理学实验报告,老师将实验报告发下来,着实让韩启德吓一跳,密密麻麻的红笔字已超过用蓝墨水写的原文,从实验结果的叙述到逻辑推理的方法,从报告的格式到词汇的运用,直到错别字都一一被老师纠正了过来。为写一份实验报告已经花了4-5个小时,因为被批得“体无完肤”,还得化上2-3小时订正。韩启德说:“这一过程,使我的逻辑思维和论文写作得到了极为严格的训练,对我以后的科学研究有着深远的影响”。值得欣慰的是,10年以后,韩启德在北京医科大学担任病理生理学实验课的教学时,用同样的方法指导学生,同样给学生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e、牛虻

韩启德是个一丝不苟自律甚严的人,《牛虻》是他大学时反复诵读的小说,主人公牛虻那超人的意志和为了追求理想而九死不悔的精神一直鼓舞着他。但他并不赞成做“苦行僧”。在青山绿水之间,在水雾迷漫的清晨或晚霞满天的黄昏,他常常独自徜徉在气象万千的自然景观之中。韩启德认为要懂得“享受生活”,他说:“工作是一种享受,读书也是一种享受,你跑出去看看祖国大好河山也是一种享受,甚至孤独你都可以拿来当一种享受……”

B、其术

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长期的基层工作经历,全面培养和锻炼了克服困难、创造条件、打开工作局面的能力。

f、全科医生。

1968年,韩启德大学毕业,正值“文革”动乱时期,他被分配到位于黄土高原的陕西临潼县,先后在二个地段医院工作。周围的同事中受过正规的医科教育的很少,各式各样的病人都由他接诊,由于病人文化低,有的连主诉都说不清,韩大夫要一一仔细观察作询问,帮助他们搞清病情,然后对照病情翻阅有限的几本医书进行诊治。病情实在危急无条件医治时,他就赶紧亲自护送到大医院治疗,并留下来学习大医院医生们的诊断和治疗方法。之后,他又相继建起了手术室、化验室、心电图室,创造条件开展各种手术,从白内障、鼻息肉、扁桃体、阑尾炎、肠梗阻、疝气、大隐静脉曲张、计划生育手术,一直扩展到更大的手术,甚至开展了兔唇和阴道肛门瘘修补等成形手术。有不少农民习惯于中医诊治,韩大夫就学习中医中药与针灸,学会了用中西药两手看病,还有了不少中医治疗的“妙方”。韩启德在农村行医十年,为无数病人解除了病痛,成为一名备受群众欢迎的“全科医师”。

g、简易病房与鸡蛋

在黄土高原农村行医时,方圆几百里都知道有一位“韩大夫”,求医问药者络绎不绝。没有病房,韩启德亲手建起了简易病房。在自己建起的简易病房中,为了抢救一个危重病人,韩启德常常要守上几天几夜;遇到儿童呼吸道堵塞,他常常要用自己的嘴将患儿呼吸道的分泌物吸出;在门诊碰上没有把握的病人,他就骑自行车上门随访,没有月亮的晚上出诊,不知道有多少次连人带车从堤上滚到沟下,然后又带着伤继续前行。韩大夫真切地关爱着普通老百姓,普通老百姓也把他当作自己的亲人。早晨起来,韩大夫经常发现窗外放着用手帕包着的几个鸡蛋或几个白馍,没有留名,没有谢语,老百姓的感情最淳朴,最真诚,也最感人。这一段时期,对于韩启德来说,生活条件是极其艰苦的,工作是极其辛劳的,回忆起这段日子,韩启德说:“我从心灵上感到是愉悦的。”他真正感受到为人所需要,感受到为人民群众解除病痛后的莫大幸福。

h、制作模型。

1977年,韩启德参加了陕西省举办的心内科医师学习班,结识了著名心血管病理生理专家卢兴教授。当时卢教授正在编写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本病理生理学教学参考书,他请韩启德帮助翻译几篇外文文稿。韩启德苦干了几个晚上,把文稿全部译完,令卢教授对他刮目相看。后来,韩启德放弃了报考母校上海医学院研究生的机会而成为卢教授的研究生。他非常珍惜这迟来的学习机会。3年的时间,韩启德几乎是在实验室和图书馆里度过的。在卢教授的指导下,韩启德与他同学建成了大鼠心肌梗塞模型,探索总结出了一套测定心功能的方法,在缩小心肌梗塞范围的研究中得到了一些重要的发现。这种测定心功能的方法逐渐推广到全国,直到现在依然广泛使用。这项成果荣获陕西省科研成果二等奖和陕西省卫生厅科研成果二等奖。

i、游刃鼠兔。

1985年9月,韩启德赴美留学。整天泡在实验室,通宵达旦地工作,当实验进入关键时刻,他的夫人到美国访问,两人相聚不是在旅游胜地,也不是在大歌剧院,而是在实验室,夫人成了他的实验助手。

以研究心脏而著名的美国埃默里大学艾贝尔实验室,一个别开生面的医学实验正在进行。这是一个关于“神经肽对离体冠状动脉舒张影响”的试验。按惯例,接受试验的对象都是狗,而这次手术台上却放着一只兔子。观看试验的博士生们面面相觑。狗的个体那么大,试验还往往不成功,兔子这么小,许多人甚至连他的冠状动脉在哪里都找不到。然而,随着韩启德娴熟的操作,试验准确地完成,他们的表情由惊诧随即转为赞叹,为中国学者高超的技艺所折服。岂止兔子,在比兔子还小的大鼠身上,韩启德的试验也是游刃有余。以扎实的功底、优秀的素质和中国人特有的勤奋,韩启德赢得了同行们的钦佩。

j、受体研究。

英国学者布莱克由于研制选择性作用于β1与β2受体的药物,使不少心血管疾病的疗效大大提高,因此获1988年度医学和生物学的诺贝尔奖。在美国,韩启德开始向确定α1肾上腺素受体亚型这一当今世界难题发起了进攻。

韩启德在世界上首次全面论证了两种亚型的存在,阐明了它们各自的功能与药理特征,以及鉴别方法。这项工作与当年证实β1与β2受体、α1与α2受体的区别一样,韩启德的研究成果,不仅为受体理论研究,而且为整个细胞信息传递机制的研究和药物的研制,开创了一个新天地。

C、其流

医为王政之一端也。

任何民族和国家,如果要真正发展强大并具有影响力,物质固然重要,同样重要的还要有精神的高度。

k、我的永久地址是中国。

1987年6月,在耶路撒冷召开的第六届国际儿茶酚胺学术大会上,当美国埃默里大学报告说:经实验证实α1a肾上腺素受体存在两种亚型,它们是α1a、α1b时,全场一片沸腾,与会的400多名各国专家学者议论纷纷、激动不已。3个月后,国际自然科学权威杂志《自然》发表了《平滑肌α1肾上腺受体的两种亚型增加细胞内钙离子的机制不同》的论文,引起世界医学界的巨大反响。在论文后面,人们发现了韩启德的说明:“我的永久地址是中国”。

l、米尼蒙的赞叹。

韩启德努力将研究与临床医学相结合,创造了世界医学史上的奇迹,令受体研究权威米尼蒙教授极为叹服。他在写给北京医科大学(现北京大学医学部)的信中说道:“祝贺你们有像韩启德那样能干与富有创造性的科学家来从事基础研究。……他是一位心胸开阔和诚恳的人,所有同事都喜欢他。你们有这样一位富有天资、聪明、勤奋与明智的工作人员实在是一种幸运!”

m、一流学术

1995年,韩启德担任北京医科大学副校长,1997年10月被选为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00年4月3日,原北京医科大学与原北京大学合并组建新的北京大学,两校的合并成为我国高等教育管理体制改革和结构调整的一个重大举措。韩启德被任命为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北京大学研究生院院长、医学部主任,他深知自己肩上的担子的分量。合校后,韩启德一直苦苦思索如何促进两校实质性融合,如何利用合校后的综合学科优势促进学科交叉创新与复合型人才的培养。在他的积极推动下,2001年12月12日北京大学生物医学跨学科研究中心成立,韩启德担任中心主任。该中心的成立,旨在推动医学部的生物学、医学、药学等学科与校本科部理科、应用科学、文科与社会科学的有机交叉,将基础、应用和临床科学的前沿研究结合在一起,促进整个生物医学领域从分子尺度到人体器官尺度的新发明、新发现与技术创新。为了充分利用北京大学经济、法律、管理、社会和公共卫生等多学科综合优势,韩启德又发起组建了北京大学卫生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他在努力争取使该中心成为我国政府实施医疗卫生制度改革的思想库与智囊团。

韩启德最大的愿望是把北京大学办成世界一流大学。他说:“要建成一流大学,最关键的是要建成一流的学术。而恰恰是在这一点上,我们与国外大学的差距太大了。所以,作为医学部主任,我紧紧地抓住学科建设和学术研究,集中精力建设一批重点学科。当时我冒着很大的压力,给北大医学部定下三个重点:人类疾病基因、干细胞和中医药现代研究,集中资金投入这三个重点。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又带动了心血管、肿瘤和神经科学三个重点。”

2002年初,韩启德激动地向世界宣布: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童坦君、张宗玉等领导的研究组经过多年研究,目前已初步阐明人类细胞衰老的主导基因P16是人类细胞衰老遗传控制程序中的主要环节,揭示了P16基因在衰老过程中高表达的原因,从而初步揭开了人类细胞衰老之谜。这是中国学者在人类细胞衰老机理上取得的原创性贡献,它为科学界进一步阐明人类细胞衰老问题提供了一条新途径。

n、中国人的精神高度。

在“基因组时代的医学”——北大论坛上,韩启德痛心地说:“现在我们都痛感具有原始创新的研究成果太少,我认为目前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学风上存在的问题,是一个学术环境和学术土壤的问题。”近些年来,追求利益、特别是短期利益已发展成一股社会风气,反映到学术界来,就是急功近利与浮躁的学风的抬头。

不久前,韩启德在《光明日报》撰文呼吁:学者不要过早地离开实验台。他认为,当前浮躁的学风有其社会基础、历史、思想与制度根源,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克服浮躁学风是一项长期、艰巨的任务,需要我们从眼前一点一滴做起。他指出,有相当一批中青年学者过早地离开了实验台。有些留学归国人员,有些完成国内博士或博士后学业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年轻教师,越来越少甚至停止亲手做实验。这股风似乎越来越盛,学者们在实验台旁的时间越来越少,离开实验台时的年龄越来越早。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现象!他说,过早地离开实验台,有客观原因,而更重要的还在于主观上的原因,这里有一个对科学追求的问题,亦即科学精神的问题。

北京大学老校长蔡元培先生曾在1918年北大开学典礼的演讲中强调:“大学为纯粹研究学问之机关,不可视为养成资格之所,亦不可视为贩卖知识之所。学者要有研究学问的兴趣,尤当养成学问家之人格。”韩启德深有感慨地说,不错,我们的中青年学术骨干已经有了一点资格了;但希望大家时刻不要忘记,我们要的不是资格,而是学问,学问是需要自己一点一滴做出来的。让我们多亲自动手做些实验,多花一些时间在实验台旁。这样我们的浮躁就会少一些,学风就会好一些,学问就长得快一些,为什么不呢?

韩启德呼吁,要加快建立与社会主义经济体制相适应的人才竞争与流动机制。他认为,出现这些问题,有社会大环境问题,有政府与学校的政策导向问题,但也与学者本身的思想道德素质以及科学精神有密切的联系。

历史证明,任何民族和国家,如果要真正发展强大并具有影响力,物质固然重要,同样重要的还要有精神的高度。

2002年12月,韩启德当选为九三学社中央主席,更上层楼,风雨中,韩启德关注着、思考着、期待着……


上一篇: 程开甲:为共和国铸盾
下一篇: 王选与陈堃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 九三学社九江市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非经正式书面同意,不得将本站点内容转载于任何形式媒体。        备案序号:赣ICP备10201703号
建议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7.0 1024*768 分辨率浏览本站         后台管理     备案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