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九三学社九江市委员会网站。当前时间:  
当前位置:主页 > 参政议政 >
魏寿昆:芝兰非独静水流深
发表时间: 2014-07-02 11:34:52    |    来源:九三学社九江市委员会    |    阅读次数:381

1.jpg

魏寿昆:1907年9月16日生,天津人。我国著名冶金学和冶金物理化学家、冶金教育家。1930年任北洋大学助教,1935年获德国累斯顿工业大学化学系工学博士,随后在德国亚琛工业大学钢铁冶金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一年。回国后,曾先后在重庆大学、天津大学、北京钢铁学院(现北京科技大学)等多所高校任教,从事教学工作80余年。作为中国冶金物理化学学科创始人之一,他在冶金热力学理论及其应用中获得多项重大成果。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14年6月30日于北京病逝,享年107岁。

于众,魏寿昆具“兰德”,桃李满天下﹔于己,性格安静的他可谓“静水”,深流不绝。

兰乃四君子之一,自古用以象征品格高洁的谦谦君子。孔子曰:“芝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后来也有“与善人交,如入芝兰之室﹔从名师学,兴登桃李之门”的佳句。芝兰之辞,多少有些遗世独立、不食人间烟火之味。

后有郭沫若先生提出兰花寓意新解:“古称兰为王者之香或花中君子,其实兰蕙之类生于山谷,与苔藓为邻,最与劳动人民接近而远于所谓王者君子,如须赠以适当称颂人民之香。”

魏寿昆院士有传名为《师者如兰》,引的便是郭老的这层意思。头衔繁多的魏寿昆曾对记者表示最喜欢的称谓就是“教师”——教师不论学生门第富贵或贫穷、天资聪颖或迟钝,都一视同仁、因材施教,视生如子,此谓“兰德”。

于众,魏寿昆具“兰德”,桃李满天下﹔于己,性格安静的他可谓“静水”,深流不绝。

凡事“预则立”

精通英、法、德、俄等多国语言的魏寿昆被同事称为“活字典”,超过百岁高龄的他还会在家中饶有兴致地收看新闻发布会,表扬现在的翻译“英语非常好”。殊不知,这位语言功底深厚的老人家,中考时可是差点因为语文吃了闭门羹。

1919年夏天,魏寿昆参加天津铃铛阁官立中学的考试。300多名考生将偌大的礼堂挤得满满当当,上午英语、数学考完,他自信满满,相信自己会从这三百人中脱颖而出。

下午考语文,题目由监考老师写在黑板上,近视的他向邻桌求助,才晓得考题是“议论‘贵平实论’”。搞清楚考题是什么的同时,本来胸有成竹的魏寿昆一下子慌了神,自己并没有读过这篇文章。他猜想“贵平实论”应该是某位古代名士写的文章,但这位名士哪朝哪代,题中“平实”为何意皆一窍不通。无奈之下,只好胡编乱造地答完,一心想着:语文要不及格了!

出榜的时间到了,5:1的竞争比例让魏寿昆惴惴不安。黑压压的人群里,他从头开始搜索自己的名字,直到第53个才找到。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但这场有惊无险的中考却在他的生命中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中考被录取得益于数学、英语得到高分,弥补了语文的不及格,使平均分数超过了60分。如果要求每门功课都超过60分,我就被淘汰了。”魏寿昆说这次挫折警示他平日决不可有丝毫懈怠,务必要多读书,每件事都是“预则立”,绝对不能心存半点侥幸。

陋室书馨

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匡迪曾经回忆自己与魏寿昆之间的一个小故事。毕业留校之初,徐匡迪晚上常去图书馆浏览各种刊物,一次心血来潮,把两年的《美国冶金汇刊》抱来桌上漫无目的地翻看。忽觉有人站在身后,转身一看是魏寿昆。

“魏先生和气地说:‘你一下子也看不了这么多,中间有几册是不是让我先用?’”徐匡迪连声说:“好,好。”魏寿昆拣出自己要用的三册,到他对面的桌上边看边做摘记。晚上回宿舍的路上,徐匡迪为自己霸占期刊的行为向魏寿昆道歉,魏寿昆微笑回答:“爱看书是好事,但总得一本一本地看嘛。”

魏寿昆好读书,好友陆宗贤拜访他在北京钢铁学院的家后曾这样描述:“魏先生住的房间很小,书架与床之间只留着一条很窄的通道,两个人一起通过还得侧着身﹔靠窗的地方有一张书桌,摆满书或数据,可谓‘陋室’﹔书柜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德文的、英文的、中文的、俄文的化学和冶金书籍,只能用‘书香满溢,惟吾书馨’来形容。魏先生平日最大的乐趣就是特别爱读书,嗜书如命,惜时如金。他是一位手不释卷的读书人。”

1970年,魏寿昆结束在“五七干校”的劳动回到学校,参加冶金物理化学教研室的活动。此时的他颇有“无职一身轻”的自由感,除了参加规定的政治学习以及工农兵学员教学计划讨论之外,其余时间都被他用来读书。

2.jpg

“文革”后的图书馆不复之前占座的热闹景象,书架上的过期杂志也积上了厚厚的尘埃。新到的现刊尚未开捆堆在桌子上。馆员常乃欢与魏寿昆交情深厚,不待他开口就已经将相关的外国期刊摆在他面前。魏寿昆露出难得的笑容,说:“老常呀,这么多期刊,我哪里能够看得完。”常乃欢则问道:“魏先生,别人都在家里闲着,您还在忙碌着,不会图个清闲?”

魏寿昆答道:“忙碌了大半辈子,好容易有段清闲时间,到你这里坐坐,读读文献也是一种休闲吧!”闭馆后魏寿昆就将书借回家,次日送还,日复一日,竟然只用了半个多月就将五六年间关于浓差电池快速定氧技术的文献读完了。此后的两三年间,他编写了《钢液直接快速定氧的固体电解质电池》以及《浓差电池快速直接定氧法》,为开创冶金物理化学的研究领域奠定了基础。

魏寿昆的学生曲英自北洋大学(现天津大学)毕业后随魏寿昆到新建的北京钢铁工业学院(现北京科技大学),师生交往五十多年。曲英说自己坐图书馆的习惯完全是在魏寿昆的影响下养成的,“甚至‘文化大革命’后期我带工农兵学员到上海实习,半年期间只要有空闲,我也会跑到上海图书馆查阅数据”。

魏氏四律

魏寿昆的为人处世原则有四个词:慈和、勤俭、不争、创新。身为百岁俱乐部成员之一的魏寿昆常被人问到如何保养身体,百岁高龄仍然如此健康?

魏寿昆笑说自己也不知道。但人们从魏氏四律中也能略窥一二。

孔子曾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人要避祸安生,保全生命,以便将来为开明政治下的国家服务。

对于知识分子来说,政治运动是一场精神灾难。新中国成立前夕,魏寿昆所在的北洋大学学潮高涨,罢课、游行不断。他保持中立,静观事态﹔但在南迁的关头,他却毫不犹豫地选择留守,等待解放。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魏寿昆受审查、进牛棚、被抄家、到干校劳动,但他始终保持平静的心态,不怒、不怨、不语、不乱,认真做人、踏实做事,宠辱不惊,随遇而安。

寒门出身的魏寿昆始终保持着勤俭过日子的家风,有着良好的生活习惯及性格特征。贫穷时尽管也节衣缩食,却也安贫乐道﹔当上教授,待遇颇高,仍然过着简朴的生活。他的书房和客厅没有豪华时尚的摆设,有的只是古旧的书柜和书桌,摆满书籍和数据。魏寿昆以藏书为富,以简朴为足。

魏寿昆曾说:“我是个读书人、教书人。除此之外,我都不是很懂得。搞不懂的事,我不会乱发表意见,宁愿多听、多看、多思,心里明白哪些事、哪些意见是对是错就足够了。”教书育人和发展冶金学科,就是他的人生意义及价值所在。

世纪圆舞曲

魏寿昆和夫人杨英梅的舞姿曾闻名于北京钢铁学院,二人喜欢的娱乐和休闲方式是“听抒情歌曲及音乐,早年多跳舞”,“对快、慢圆舞曲最感兴趣”。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北京钢铁学院每逢周末必举办一场舞会,魏寿昆伉俪是最受观众青睐及追捧的舞者。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的同事和学生谈起当年二人的翩翩舞姿仍然津津乐道,记忆犹新。

儿子魏文宁曾回忆说,在自己的印象中父亲只痛哭过两次,一次是祖母去世,“另一回是1994年我母亲因脑溢血突发,抢救无效而去世”。

1994年盛夏,杨英梅突发脑溢血到医院抢救,魏寿昆整日守候,握着她的手。弥留之际,他含着泪水在爱妻的额头深吻。十多年过去,每每谈到夫人,他总是沉默,眼圈泛红,夫人的音容始终不曾离开。夫人突然离世后,他也病倒了,做了一次大手术,魏寿昆曾说,“那时刻,我真的失去精神支柱了”。

魏寿昆在重庆期间曾生过两次病,一次伤寒,一次夜盲症,都在妻子的悉心照料下康复。魏文宁说父亲之所以能够长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母亲照顾得好,“每天保证一杯牛奶、一个鸡蛋”。即使是物资紧张的时候,杨英梅还是将家中最有营养的食品留给丈夫吃。

“凌云老树松偏健,十秩未了冶金情。”这是《魏寿昆传》作者吴石忠为他写下的诗句。

芝兰非独,静水流深——魏寿昆老人一路走好!


上一篇: 旅游避暑万仙山
下一篇: 屈原到哪里去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 九三学社九江市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非经正式书面同意,不得将本站点内容转载于任何形式媒体。        备案序号:赣ICP备10201703号
建议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7.0 1024*768 分辨率浏览本站         后台管理     备案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