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九三学社九江市委员会网站。当前时间:  
当前位置:主页 > 参政议政 >
追忆许德珩先生二三事
发表时间: 2011-01-01 15:37:17    |    来源:九三学社九江市委员会    |    阅读次数:609

许杰夫口述柳丽芬徐金斗记录整理

许老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他从一个坚定的民主主义革命战士,到令人称颂的著名社会活动家、政治家和爱国主义者,一生有许多光辉的业绩和优秀品质,值得我们回顾和学习,我今天谨就记忆犹新的几件往事,追思先生为人处世的崇高品德。

一九八七年,原中共九江市委书记江国镇,上任不久,考虑到停工二十年尚未建成的九江长江大桥,对九江经济建设发展的制约(当时中央尚无修建京九铁路和意向),开始筹划尽早贯通九江长江大桥的蓝图,即:争取按原设计方案将大桥建成,若铁路桥一时不能建,先争取将公路桥建起来也行。经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派人进京,向中央各有关部门呼吁,请求支持。

不久,我作为主管城建的副市长,还有市政府副秘书长罗梦豪、陈伟,便陪同江国镇书记进京汇报。

到京后,首先由我出面先去拜见许老,向许老说明来意。许老见到我非常高兴,问江书记他们三人怎么不一起到来,家乡的父母官来京,随时都欢迎,并要我赶快陪同他们来家里作客。

次日,我陪江书记上门造访,国镇同志客套一番后说明来意。许老说他没办法直接过问此事,便马上拿起电话拨通邓颖超办公室,邓大姐的秘书接电话后,立即与邓颖超联系。片刻,邓大姐电话来了,许老讲:“我家乡的地方领导来京汇报九江长江大桥建设进展情况,事情非常重要。九江长江大桥是总理生前定的一项重点工程,二十多年了工程还拖在那里不能完工,我们这么大的年龄都盼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它的建成,等我们再见到总理时可以告诉他九江大桥已经建成了,以此来告慰九泉之下的总理。”邓大姐说:“长江大桥是恩来定的,我也知道,这件事现在归万里管,等我跟万里通通气,安排九江来的同志向万里及计委汇报。”我们得知邓大姐亲自过问此事,十分高兴。当时许老虽已九十多岁,但精神矍铄、思路清析,见家乡来人,心情极好谈兴甚浓。他反复问及了九江近几年建设的许多情况,国镇同志一一做了汇报,许老听了十分满意。第二天许老又让秘书打电话给邓大姐的秘书,了解是不是与万里及国家计委联系上了,对方回答我们都打了招呼。不久,万里总理和国家计委主任甘子玉亲自接见了我们,他们都说邓大姐有交待,他们准备研究。万里还准备抽时间到九江考察一下,看九江大桥究竟怎么上。由于许老的亲切关怀和斡旋,使我们的北京之行十分成功。

为了进一步搞清楚大桥开工存在的有关问题,我再一次想请许老介绍我们去拜见桥梁专家茅以升。许老说,茅老身体不好,先跟他联系一下。他立即让秘书查找茅老电话号码,查到后,许老亲自通话,电话是茅老女婿接的,许老说明情况,茅老满口答应,并安排我们会见。按约定时间我们去了茅老家,第一次见到茅老,感触很深。茅老做为中国桥梁史上首屈一指的名人,待人和蔼可亲,毫无大专家的架子。更令人难以忘怀的是:茅老家里摆设十分简单,住的房子比我现在住房子还差,客厅没有沙发,都是木椅,挨着墙壁摆着简单的木板改制的书架,没有一样豪华摆设。一个国家级大专家,生活如此简朴,肃然起敬的心情油然而生。坐定后,我们说明来意,并表示茅老身体不好,登门叩扰,实在报歉。茅老说:”许老十分客气,要我支持一下九江大桥的建设,这是责无旁贷的事。等身体好一些,我会来九江实地考察一下,如定了行期,会事先通知你们”。国镇书记代表市委市政府对茅老的亲切接待以及对九江大桥建设所给予的关注和厚爱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们返浔不久,即接到茅老要来九江考察长江大桥的通知。茅老在后来的考察报告中认定,九江长江大桥先建公路后建铁路从技术上看没有问题。不久万里总理来九江视察,同意恢复九江长江大桥的建设,这是许老回报桑梓,为九江人民所做的一件好事。

许老一生追求民主,弘扬科学,忧国忧民,为中华民族的彻底解放鞠躬尽瘁,砥砺奋斗。在生活上他艰苦朴素,愤疾奢华,率先垂范,堪称楷模。记得文化大革命结束不久,许老长子许建国和他的夫人周玉清跟我讲过一件事。十年文化大革命许建国夫妇像我一样倍受煎熬,吃尽苦头,文革刚结束,他们夫妇虽心有余悸,却时刻悬念着年近九十高龄的老父的身体状况。经草草准备,决定二人一道进京探望。虽是儿子媳妇,但父亲年事已高,又是多年音讯杳无,求见几经周折,颇费力气,才找到父亲。当时他们带一些九江产的糕点用提包提着,父亲看到后责备他们说:“你们老习俗的包袱都丢了吗?以后来看我,搞点家乡的豆乳、咸菜、豆巴就行了,不要再买那些东西。”我在许老家吃过几次饭,四小盘蔬菜,十分清淡,儿媳来了,毫不例外,粗菜淡饭和我一样。一次,许建国当着许老的面跟他的秘书说,想用车到北京四周转转,许老马上说:“我乘车都要记费,不够级别的人不能用公车,你们要乘车,街上有。家里人都不能用公家的车”。许老公私分明,处处严格要求家人,谁都不能例外。

还有一件事使我深受教育,至今难以忘怀。许老是九江大桥乡虞家河人,列祖列宗及父母都葬于虞家河祖坟山,1988年九江二电厂建设需征用此山作堆煤渣场,场址上一些房屋要拆,坟墓都要挖掉。征用此山有悖中国人的传统观念,省、市领导感到棘手。市委领导跟我商量让我去北京当面跟许老请示,征求他的意见,如许老不同意可另选地方。我再次去京面见许老,把省市领导的意思跟许老汇报。许老说:“孩子啊,这是支援国家建设的一件大好事,我们家的坟墓都能为国家办好事出力,这还要问我吗?你可以回去告诉省市领导,让他把公公婆婆的坟赶快迁走,并且要注意保密,不要声张出去,免得麻烦人家。

许老就是这样处处遵循“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信条,以一个爱国主义者的博大胸怀和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影响着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


上一篇: 政治交接•倾情谈|韩启德:​承启仁心,崇德尚道
下一篇: 为了民主与科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 九三学社九江市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非经正式书面同意,不得将本站点内容转载于任何形式媒体。        备案序号:赣ICP备10201703号
建议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7.0 1024*768 分辨率浏览本站         后台管理     备案报警